关于我母亲的一切

2018-09-25 14:31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前段时间乔迁新居,和母亲一起打扫房间、收拾旧物,先是从一本书里抖出来几张旧照片,然后又从抽屉里翻出几张旧粮票。

你没有看错,真的是很有年代感的粮票。在这个出门连钱都不用带、一部手机就可以搞定一切的时代,看到粮票是不是感觉自己穿越了?

那些照片更不用说了,极具时代感,女人梳着粗粗的马尾辫男人穿着阔腿,一看就是那七八十年代最时髦的打扮。

母亲捏着粮票、看着照片,不自觉地就回忆起了那个年代。她说那个时候没有护肤品没有口红,她们唯一用过的就是雪花膏;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些这些聒噪的音乐,她们最喜欢的歌星是邓丽君和费翔;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春节的时候全家老少聚在一起看春节晚会其乐融融;最重要的是呀,那个时候她们认定了生活就只有一种样子,要么在家相夫教子、要么在纺织厂做一名普通的女工。

可是这两种生活,都不是母亲想要的呀!母亲从小就喜欢唱歌没事就在家学着别人像模像样地吊嗓子,还自学了五线谱,喜欢听到歌声,她想去一所学校给孩子们教音乐,每天在音符中唱出自己的人生。先不说那个时候学校不会像现在这样注重素质教育,就算重视,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请一位纺织厂的女工来做音乐老师何况在那个年代,母亲在纺织厂的工作可是“铁饭碗”呀,就算她有心想去当一名编外的音乐老师,家里也不会有人支持她

无奈的母亲在纺织厂待了一年又一年,每天面对着吱吱呀呀的机器,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压在心底。有一日她上完夜班回家一出车间竟看见了美丽日出,红彤彤的太阳在薄薄的云层中渐渐升起,柔和晶亮的阳光挥洒在不远处的山间。那是一副多么美丽的画面呢?美到让当时的母亲心间都在颤抖:“原来日出这么美,原来世界这么美,而我这个纺织女工竟然以为一亩三分地的工作间就是我所有的生活……”

那一晚母亲失眠了,心里总有个声音对她说:作为新时代新女性,去做你想做的事!那个时候,改革的浪潮已经吹到了她所在的小厂,少数头脑灵活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有的办理了停薪留职,南下发展了;有的干脆辞职,做了自己的小生意……但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男的,她是唯一一个提出放弃工作去追逐梦想的女员工。在众人一片哗然中,在姥姥姥爷的暴怒中,她离开了陪伴了她1000多天的纺织厂。高中毕业的她(在当时算是高学历了)勇往直前地找到小城不多的几所小学,问他们需不需要老师?不教文化课,教教音乐也行,她有一副好嗓子,会唱歌会识谱。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有学校刚好缺音乐老师,她也就幸运地留下了。

这一年,母亲刚好25岁,25岁这年,她放弃了稳定的工作,做了一名音乐老师。又过了一些年,她离开了学校,拿出所有的积蓄,租赁一片地方,开了一个声乐培训班,不同的是,她的学员更多的是和她同龄的成年人。那些也曾有过音乐梦想,却从未有机会付诸实践的人,大家在一起吹拉弹唱,日子倒也有滋有味。如今,还全国各地参加各种歌唱比赛,老年生活丰富多彩,看的这个当女儿的都羡慕了。

这就是我的母亲,从她身上,是不是看到了我们熟悉的坚持与梦想?

这其实不是一个有关母亲的故事,而是一个有关时代的故事,在这个浪潮迭起的时代中,母亲作为第一代觉醒的女性,绽放了自己全新的女子力。

 

主编:朱晓静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10期

上市日期: 2018年9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