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枫:少女初长成

2018-07-19 09:54来源:《女友》 编辑:小辫儿

【人物】

张子枫,2001827日出生于河南省三门峡市。5岁时开始拍广告并因参演多部电视剧从而进入演艺圈。2009年,凭《唐山大地震》的“小方登”一角而崭露头角,获得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作品包括电视剧《小别离》《心术》,电影《唐人街探案》《同桌的你》《李雷和韩梅梅》等。

05220616_副本

两个月前,网友“二店小儿”在知乎上提了一个问题:“亲姐妹之间是否会有一边融洽相处夸赞对方,但也会有小嫉妒的情况?”

 

这个问题的关联词是“心理学”“情感”“人际交往”和“嫉妒”。显然,它并没有引起网友们的注意。在题主发问的将近两个月时间里,评论依然为0

 

几天前,这个问题终于有了回答。三天里,回答涨到了39个。网友们纷纷在评论里讲述自己和姐姐的故事,希望能为题主贡献一点有用的答案;同时,他们也猜测着,这个可爱女孩的提问,也许是在为了给电影《你好,之华》寻找灵感。

 

第一个回复这个问题的网友,是顺着演员彭昱畅的知乎账号一路找来的。她在评论的最后说,“超喜欢你,子枫”。

 

这个当时还没来得及加V的网友“二店小儿”,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真正身份:17岁的女演员,张子枫。

 

1

 

张子枫在知乎上只关注了三个账号。

 

第一个是在新戏《快把我哥带走》中饰演她哥哥的彭昱畅。

 

在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里,人们看到了这对“兄妹”的互怼日常。“兄妹”俩一见面,上来就是一拳;一块做稻草人一块挖笋,也不忘斗嘴打闹嘻嘻哈哈;“哥哥”生火,“妹妹”还在旁边给他画像……只要有他俩在,画面上总是洋溢着青春和活力。

 

张子枫关注的另一个知乎账号,是一位考古学硕士——不用问,张子枫肯定是顺着问题“学考古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找上门的。

 

喜欢张子枫的人都知道,她对北大的考古系一直心向往之。跟同龄的小姑娘不一样,张子枫对古老的东西尤为感兴趣。有一段时间,她甚至想把家里面的家具全部换成古典风。

 

张子枫关注的第三个账号,是中科院的官方账号“中国科普博览”。前几天,她还在知乎上点赞了红外成像仪的实验。

 

张子枫的日常生活几乎也是“两点一线”,不是在片场拍戏,就是在学校里上课。她从小进入演艺圈,5岁便在广告界小有名气,8岁成为最小的“冯女郎”,11岁成为百花奖历史上年龄最小的获奖者……片场的节奏紧张,但张子枫的功课却一点也没有落下。

 

让剧组印象深刻的,还有张子枫的贴心。见武行工作辛苦,她想用自己赚的钱请他们吃汉堡,又不好只给武行买,她就干脆给全剧组的工作人员都买了。

 

开朗、乖巧、淡定、贴心,学习好……虽然张子枫觉得自己“很普通”,但在很多人眼里,她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05220795_副本

2

 

让人更为之惊叹的,是张子枫在戏剧表演上展露的天分。

 

无论是让人心疼的小方登,还是情窦初开的周小栀,无论是腹黑的思诺,还是叛逆的方朵朵,她都诠释得游刃有余,被誉为00后演技担当”。

 

在《小别离》与黄磊、海清这两位实力派演员飚戏,15岁的张子枫竟也不落下风。

 

还有《唐山大地震》里的一滴泪,《唐人街探案》里的一个笑,都让观众记忆深刻,回味无穷。

 

徐帆说她的演技太真实,让对戏的自己“不能不真实”;张国强说她入戏太快,有时候甚至让对戏的自己都接不住。

 

徐峥用“艺术家”来形容她,夸她“无疑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之一”;冯小刚称赞她是电影《唐山大地震》里的“宝贝”,说“如果没有她,这个戏也会缺失很多东西”。

 

史航点评她在电影《李雷和韩梅梅》中饰演的韩梅梅,“她身上有种茁壮之气,遇上喜欢的男生就像光合作用了,一点不招黑,是植物性的美。不像某些青春片动物性太盛,荷尔蒙太冲”。

 

“她可以演坏人,也可以演好人;她可以演漂亮的,也可以演不漂亮的。”和她合作过《宫锁沉香》的导演潘安子说张子枫是货真价实的“演戏神童”,她身上无杂质的纯粹,跟周迅很像。

 

对于外界给她的种种赞誉,张子枫却选择“适量自动屏蔽”。将“保持初心”视作信条的她,更关注自己在表演中暴露的不足之处。

 

她提醒自己,演戏的时候不要带着自己的个人烙印。“演戏的时候其实会不小心流露出属于我自己的很多小习惯——但可能角色本身并不需要。”

 

除此之外,她想改掉的坏毛病还有一个,“希望自己不要那么面瘫。”

 

3

 

有记者曾经问过张子枫,对你而言,演戏意味着什么?

 

这个当时只有16岁的女孩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她希望永远对演戏保持热情与好奇。

 

年纪不大的她,对自己却有着清醒的认知和规划。

 

“小时候拍戏,比较容易把情感放进去,情感可能也会更真挚。越长大越难。另一个问题是,小时候无论演什么,你都是在演自己,因为情感是发自内心的,是你本人的,并不属于那个角色。现在拍戏,责任感会更大一些,会更有压力一些。因为担心自己没有做到最好。”

 

除了在片场观察、学习其他演员的表现,张子枫也在影视剧里探寻着更多的可能性:她一遍遍地观看日剧《明天,妈妈不在》和韩剧《女王的教室》,又一次次地被芦田爱菜和金赛纶超越年龄的演绎所折服。

 

自认为戏演得还不够出色的张子枫,试图在这些同样是童星出身的同龄人身上,找到一种认同感。

 

“演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面对着不同个性不同角色的挑战,张子枫偶尔也会焦虑,也会因为一场自认为表现不够到位的戏而郁闷很久。但她没有太多时间颓丧,每一部好戏都在“逼”着她快速成长,于是,“顶着压力继续演。”

 

与焦虑对抗的唯一方法,大概就是投入,更忘我地投入。张子枫知道,演员这条路,她还要走很久,而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

05220606_副本

张子枫在微博上的简介,是李白的两句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就像诗句中写的那样,对于未来,她还有更多的憧憬和期待。

 

女友》对话张子枫

 

《女友》:你和熊梓淇在新剧《我和两个他》中将演绎一段大学的恋爱时光。剧中有颇多互怼的戏份,听说你还被熊梓淇捏耳朵了?

张子枫:他捏很轻,我一直想说,你能不能下手再重一点。我都是很认真地揪他的头发,所以当时我听到有人说子枫你下手轻点,别让他秃顶了,哈哈。

 

《女友》:新戏《快把我哥带走》杀青那天,听说你在角落里哭了很久?

张子枫:我是最后一个杀青的,所以当时那种告别感其实蛮重的。就是会有一种感觉,今天拍完这部分的戏,明天我就再也不是“时秒”了——我不会再穿她的服装,也不会再扎和她一样的发型。我真正回到我自己的身份了。那种感觉还挺难受的。

 

《女友》:你平时会看网友的留言吗?对于那些攻击你的留言,你会往心里去吗?

张子枫:会看,但也不是那么频繁的看。可能定期会去看看。遇上不好的留言——就像好的一样看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其实我看完并没什么感觉。

 

《女友》:你会去看自己拍的电视剧或电影吗?会去反思自己在演技上的缺点吗?

张子枫:我其实特别怕看自己的戏。我的缺点有很多。比如我会提醒自己不要带着个人的东西去演戏。演戏的时候其实会不小心流露出属于我自己的很多小习惯——但可能角色本身并不需要。第一次在你饰演的角色里出现这个就还好,但是在你每部戏里都频繁地出现,就不是那么合适了。另外还想改掉的坏毛病,希望自己不要那么面瘫。

 

《女友》:你演绎过的哪个角色最接近自己日常的状态?林圆?时秒?韩梅梅?方朵朵?说说角色跟自己最像的部分是什么?

张子枫:其实目前还没有演到和自己特别像的角色。非要说的话,其实思诺这个角色,当时挺本色出演的。除了最后那个笑,大部分都还比较像平时的状态。

 

《女友》:NG次数最多的是哪一部戏?

张子枫:拍《快把我哥带走》的时候,有一场戏是我哥骑车带我回家,NG了很多次,大概拍了20多条还是30多条。我哥在一个坡上骑车,难度很高,和摄影师的配合要很精准,因为卡不到点就容易虚焦。所以彭昱畅哥哥一直在跟摄影师配合怎么卡那个点。那天天气还特别冷,我们俩在车上都被冻得麻木了。

 

《女友》:如果不当艺人的话,最想从事什么职业?

张子枫:在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想我可能会从事自由职业,打工也行啊。

 

《女友》:如果一天变成25小时,你会利用这多出来的一个小时去做些什么呢?

张子枫:躺着。我觉得这种多出来的时间,就是给我浪费的。因为我特别懒,我是嘴上说的特别多,但是实际行动很少的那种。所以你给我多一个小时没有任何意义。

 

《女友》:近来读了什么书?

张子枫:最近在读一本在二手书店淘到的、很老很旧的书。听起来可能有点傻,是一个过去年代的百科全书,读起来还比较有意思。

 

《女友》:对你而言,这个年纪最大的烦恼是什么?

张子枫:年纪太小,什么都不懂。

 

《女友》:你还有一年就18岁了,想过明年那个象征成人的生日要怎么过吗?

张子枫:我不太向往很多人庆祝生日的氛围。但我是喜欢蛋糕的。所以我希望我的18岁生日里有蛋糕,然后平平稳稳的过去就好了。

 

《女友》:如果要你想象自己30岁的样子,你希望自己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张子枫:这个我倒没想过,但我觉得如果30岁的我还能保持着现在的样子,我觉得就很厉害了。我希望自己的心态能一直保持现在的样子,因为现在是我觉得最好的状态。

 

作者:林夏生

编辑:杨光

本文来源《女友》2018年7期

上市日期: 2018年6月15日

 

女友》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